• 病隙碎笔

    2011-01-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99929771.html

    人一旦有些小病小痛,身心残破之余便百样的敏感起来。在医院诊室弥散着咳嗽与病菌的怏怏空气中,望着一个好的不得了的冬日阳光一点点流金样的逝去。吊点滴的手总归是冷,坐得百般不适意,书也看不进几页。想着别人不管多老,多孤寒,总是有人陪来的呢。只有我,一壁事情都自己做,牙疼成这样,耽搁的卫生工作还是要做,饭还是一个人烧来吃。如此这般越发自怜起来,这样大一个城市,有了些病痛愁郁竟真的无处去说,便又落入一片茫茫灰海的荒凉。

     

    说是病,牙疼似乎又不是正经的疾病。前一日疼得嗯嗯唉唉,迷糊着哄自己睡下好逃过痛觉敲打,谁知起来脸就肿得可笑,抽象的很,方知漫画不是夸张。年前史铁生去了,报章上零星读到几篇悼念,想起以前读过的我与地坛,印象不深,只觉得是难得真挚的笔力。他一生病榻缠绵,笑言正经工作是生病,写作只是业余,其实然也,不是病将人拽回这个脱不得的壳子强迫面对,心还不知道野在外面想什么咧。

    分享到:

    评论

  • 还望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