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悲乎,足下! 斋月信笔之一

    2007-09-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8321942.html

    月出西天,只极纤细的一痕;苍穹似一张微透明的蓝色薄纸,被谁的尖尖十指掐了一下,才有这样浅淡的印子,却朦胧皎洁地散着清光。暮色的沉静在大地上弥散,如同清真宣礼塔顶端悠悠的吟唱。

    九月最初的新月,昭示Ramadan(斋月)的降临,整整一个月,穆斯林们白日滴水不沾,虔心吟颂,而夜晚则欢宴达旦,随弦月自缺而盈、再归朔望,最后终结于盛大的开斋节。宗教性的节日,似乎多有断食斋戒,以饿其体肤,坚其心志的。圣经中摩西出埃及,被告诫只许食无酵的饼;我国的寒食为重耳纪念被山火围死的介子推,倒与神性无关,是一代霸主深沉的悔过。

    记忆中我是没有过过寒食的,只在小学课本里念过韩愈的七绝:“春城无处不飞花, 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 轻烟散入五侯家。”凭文字怀想色色旧俗,插柳踏青,秋千蹴鞠,都似随着一缕冷烟散去了。根源不及我泱泱中华文化的伊斯兰文明凭着一种孤愤的偏执,对斋月执之以恭,白日经声不绝,黄昏城市静可罗雀。在新鲜猎奇之外,我其实是深深羡慕的。七夕拜月,重阳登高,中元祭祖,这些渊源深厚又诗意盎然的节日正从十三亿人的生活中淡出,失去仪式的文明,还能存下多少本质?礼仪之邦的礼又何在哉?

    敲字前,其实是有几件趣事要叙述的,然思及传统缺席,仪礼难续的悲哀现状,顿觉意兴阑珊,郁塞胸臆。罢了,罢了,择日再续吧。

    ——————————————

    另,题目之“悲乎,足下”,即为重耳哀叹介子推之语。昔日介子推抱树而死,重耳以此木做屐,每观之,则悲叹,也便是足下一称的由来。

    分享到:

    评论

  • 寒食日,台风中...祝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