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花

    2007-07-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7021737.html

    我是第一次见到一株无花果树。这优美、婆娑的阔叶植物,自湿润如女体的美丽红土中伸展出三四枝杈,叶子生的很低,却枝叶连绵,终于逶迤得高大。第一眼便深深爱上了它不可言说的静美,立在深深浅浅摇曳生姿的一从绿前,恍惚间想到几个词,桫椤双树,祇树精园,都是佛家的。大抵它的美好忽然让人心底里沉静下来,好像浸入了阴凉的树影。连北非暴虐的骄阳也被它驯服,叶间摇落的光影柔和宁静。阳光像金色的牛乳一样自蓝得炫目的青空泻落,漫过重重叠叠的掌状碧叶,洗出纤细的叶脉与玲珑的球果——据说无花果是丑陋的,切开灰暗不起眼的果实,内有牵连的红丝,如秘密不宣的心底千千结。然而青幼的果却那么可人,悄然掩映在层层葳蕤丰茂的叶底,偶尔在风中婷婷地张望。想是树的心也是一般,少不更事的无忧青涩,最终默默包裹在疤痕累累的壳子里,只在切开剖伤时才见绝不吐露的缠绵丝袅。于是又是老调重弹:树犹如此,后半句,从略了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