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7

    2007-07-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6803449.html

    搬家

    周折一上午,坐在矮床上,望着一地狼籍,有一种熟悉的怅然麻木。几年间迁徙无定,我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顷刻间就囊括在这些箱子盒子之间。摊开了收拾,每一样都是熟识的,记得它们在岁月间的脉络,却是用处全无,不知怎么就千山万水跟我来了这里,蒙上异国的灰。忽感荒诞的自觉,仿佛我是一个原子,那些细碎的物件是周边游离的电子。总有一天它们不知不觉的逸去,好像一颗流星,脱了我的引力,曳着记忆渐淡的慧尾失落在世界上不知名的角落。

    总是这样子的,告别一个暂居的处所,凌乱又空旷的空间,灰烬便乘虚而入,寥寥的浮沉,我闻得到它寡淡寂寞的味道。然后拖着行李走开,惯常的不回头。门关上,一段岁月也被别在门后。从此就是往事了。

    这次被抛下的还有三只小猫。也不算太小了,2月7日出生,五个多月娇生惯养,我不知道它们能不能斗过其它江湖生长的野猫。虽说猫是坚韧野性的多的动物,但想到野猫眼里藏着的冷漠世故,警惕阴沉,不忍想象这种孤僻眼神出现在它们身上。它们仨曾衣食无忧,可以尽情的嬉游,眼睛清澈无忧虑,可爱举止百出。怅然想来,早知不能养它们一世,不如当初不要的好。人都只可小时受苦,最痛是自锦衣玉食跌落到瓦灶绳床。泛滥而不负责的养而后弃,深深觉得自己的乏力可耻。然而,人也好猫也好,谁过的又不是漂泊生活?

    分享到:

    评论

  • 菜,你要到猫那种境界,下辈子吧。恩恩,还赤条条来去,我飘过~~



  • 不要烧香,说的什么话,真是的.

    猫啊,原本我们就是居无定所,随时可以走的,不像排骨,最近我越加明白"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句话,并且我竟不能回头看了.
  • 你又搬迁了啊,阿门,你多保重,我会在这里给你烧香的(可怜的猫啊,不能带他们一起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