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1

    2007-06-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5599259.html

    魔术师,一去不回

    每到这一天,脑中总是堵塞,想不出任何标题,每次都回到那一章让人心中一颤的标题。

    魔术师,一去不回。

    初三到高一的暑假,坐在旧家阴凉的地板上看租来的错字连篇的盗版银英,这个标题跃入视线,心一下沉入冰冷的井。那个下午被喉咙哽得难过的酸涩和止不住的眼泪弄得天昏地暗。

    宇宙历800年(帝国历491年)五月二十五日,乘座瑞达2号,前往赴皇帝的邀约。六月一日,二时五十五分,杨威利死亡,原因,腿部大动脉破裂失血过多。

    我们的杨就这样离去,他那样的人,原来应该做一个懒洋洋的薪水小偷写着卖不出去的历史书喝着过多白兰地的红茶,一直到老的。

    就好像菲列特利加说的,民主主义也好,世界变成原子也罢。我只希望他能在我身边半醒半睡地看书。

    安乐椅上垂头的老人,滚到脚边的球,温暖的夕阳的光。

    那么真实的,原本该属于杨的归宿。

    黑头发的魔术师最后靠坐在瑞达二号冰冷无机质的地板上,一手横在胸前,一手垂下,好像只是从不喜欢的事情里逃出来睡懒觉的样子,黑暗中,他的血无声蔓延。

    "杨闭上了他的双眼,这是他在这个世上所做的最后一个动作。他的意识从透明到漆黑,然后从漆黑落入无色彩的深井中,就在此时,在他的某个意识角落,却听到有一个怀念的声音在呼唤 着他的名字。宇宙历八零零年的六月一日,凌晨二时五十五分.杨威利的生命在三十三岁的时候终止了。"

    我一次又一次的看银英,在魔术师一去不回后停止,一次又一次想象,他的历史能不能不同,又一次一次强迫自己接受--杨的生命在某个时空的今日戛然而止。

    今日,留给红茶。



    分享到:

    评论

  • 猫啊,你的文里好大怨气.在外面你还记得红茶日,自己多保重,早点回来
  • 那一日,我们隔的那么远,还是讲了很久的话呐。。。。。。

    诶,提督,《你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