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二十六年前一个幸存者的回忆

    2009-06-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41407312.html

    据说——又千真万确的,我出生时候是不哭的。医生急了,赶着拍打几下,不哭照旧。照说这样的小孩是没用的,放在万恶旧社会就是浸水桶的宿命。事实上,医生也暗示了这点,然而我母亲三十得女,不肯放弃。无奈下医生只好拿盐水输液,婴儿血管细,一针扎在脑门上,这之后才作啼声。

    我试图回顾二十六年前那个暑热漫长的下午,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槿荣。这个下午是我一切的起点,我却毫无记忆,只能想象燠热的暑气在地面袅袅蒸腾,中国海岸线上最东的东方,小城北面还没修葺的明朝海墙外,东海万顷金黄跳波,一个不肯哭的小孩阴差阳错的降生。

    早上出门前,和受了我26年折磨的人说,虽然是伪劣产品,但26年了,退货也迟了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26,多好的年华。每一岁都好,只是慢慢的就心平气和,当受则受了。这里还在更新,真好啊~ 只是胧大你太有文化了,这些字读的我有点寒>< 一直希望你没有因为年岁和工作而废弃这里和某种激情。

    胧大不记得我是哪只了吧。。。我总还是常常赞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