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让光明看到我深沉而黑暗的欲望

    2008-02-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15207711.html

    “星星们,遮住你们的光。别让光明看到我深沉而黑暗的欲望”。

    ——麦克白

     

    我一直倾向这类角色,他们为野心的暗火烧灼,耳边时刻回荡着墨菲斯特的蛊惑。他们向别人躬身,掩饰眼中幽亮的闪烁。麦克白,于连,波罗米尔,罗严塔尔,俱是如此。他们啜饮人性中欲望酝酿的猩红毒酒,毁灭,并自毁。

    回顾一下,数目还真不少

    “叛逆是英雄的特权” ——罗严塔尔《银河英雄传说》

    那张图已经找不到了,一名气质阴冷俊美的男模,黑发,冷漠的嘴角,倚在锦缎的扶手椅上,目光如鹰。整幅画面为墨绿的色调,隐含张力。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罗严塔尔,孤傲的猛禽,甚而不屑于辩解。因剑而生,因剑而亡。田中的标题一向如此必杀。

     

    Boromir《魔戒》

    Boromir躺着,握着他的剑,碎裂的号角在他身边。小舟渐渐漂远,落下瀑布……又在Faramir的悲伤的注视中在冷雾弥散的河面上滑过。

    他忆起那个振臂一呼诺者众的兄长,一直仰视的兄长,真正的刚铎之子,胜于那位被称为王却逃避的Aragon。一个真正的“人”,勇冠三军,豪迈豁达,骄傲自负,有血有肉。诱惑他的不是魔戒,而是人性。因为挣扎而壮美的毁灭。

     

    于连 《红与黑》

    于连该有多么苍白啊,他那两只闪闪发亮的黑眼珠在如此苍白敏感的一张脸上,该是怎样一种异样的火焰,总像要将自己烧尽了一般。这颗头颅滚落尘埃,仍担得起额上火热的吻。

     

    麦克白 《麦克白》

    倾尽七海,也难洗清我手上的鲜血。

    其实我更喜欢蜘蛛巢城,黑泽明根据麦克白拍摄的电影。 暗哑的笛声归于一声响板,不过一个潦草的终字。关于欲望的咏叹却,从无终结。

     

    慕容复 《天龙八部》

    天龙的最终,王语嫣与段誉回首望去,“但见慕容复在土坟上面南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一部轰轰烈烈的天龙,由萧峰自尽和阿紫惊心动魄的一跃至于最巅峰,而后归于慕容,读后寒意顿生,苍凉无限。这个土坟,倒暗合了妙玉最推崇的“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我一直喜欢慕容复,并从不讳言这种喜欢。未出场前,这个人物被一扬再扬,如云端飞鹤,谁不怀想南慕容的绝代风姿,只可惜这层铺垫只是一场虚空,捧得高是为了踩得切,慕容复不幸为炮灰,端的是命薄如纸,心比天高又如何,不过是为做萧段二人脚底的泥,一低再低,终至不堪。

    慕容复毁于野心不如说命运。被作者抛弃,却始终是我怀念、想象中固执又绝望,遗世独立的青衫公子。

    附,王怜花 《武林外传》

    王怜花比慕容复飞扬跳脱的太多,他是惊才绝艳的红,游戏诗词如行云流水。我也喜爱这个角色,只是王怜花并不绝望,他不为野心的火焰烧灼,所以不会无可挽回。

     

    还有许多啊,北辰元凰,帝释天, 拉尔夫,西泽尔……请叫我野心控-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