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12420057.html

    列车徐徐东行,自我的位置,恰望见一轮苍浑落日垂在龙首原上。这一瞥后,我不知何日能再见长安的夕阳。

    我们的生活已丧失仪式,再无阳关三叠古道长亭。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颠沛流离,总是匆匆。慌乱的转过身去,就是另一种生活,没有过渡,没有告别。朝暮间,已是蓦然前尘。 是这样的,一直迁徙,带着仓惶的大包小包,无数的身外之物。似乎哪样都不能少,但冷下来一想,又没有什么不能抛弃。这些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停的把所有的一切都翻出来,一样样检阅,要么丢要么打包,从非洲到西安,从西安到家里。这些劳劳碌碌的过程中,我时常讶于过往的自己,那些琐屑的东西,当时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把它们珍之重之的留下,在今日看来,简直啼笑皆非。那些泛黄了的书页,花里胡哨的明信片,收集的小东西,好像岁月中一层层褪下来的茧,支离破碎的,无用且荒唐。可是当年,就是这些无用的细节构筑了我的生活,少年时的梦想,烦恼,欢乐,一切。今日的自我在未来的眼里,又是一个怎样的茧子呢?此时此刻,不得而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