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不知道这一生还能否有幸再读到胧的文字,在任何地方,以任何方式都好。这些年我总是怀念二十出头的岁月,那几年日子过得荒芜但心里有热情,又遇到有着同样热情的人,于是就凭那份热情在迷茫和希望中坚持下去。如今当很多记忆随时间消逝的时候有些却清晰如初,比如胧的文字,始终记在心里,一直那么美好。但缘分却美妙而易逝。胧现在在哪里神游呢?但愿你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