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湿漉漉的日子

    2007-10-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skmyself-logs/10150493.html

    这是一个被灰色雨水浸泡的湿漉漉的日子,我有预感,这样的日子总将一事无成。

    清晨,比闹钟早一步苏醒,脚上觉得冷,听见窗外呼呼的风声,橙色的路灯在湿润的暗灰天光中荧荧发亮。知道今天是必然跑不成且可理直气壮的了,不由一丝感谢天公放假的窃喜。于是翻身将自己蜷得更紧,像一块石头不声不响地沉回黑暗的梦渊中去。

    上午坐在办公室里,房东依旧人间蒸发,留一个永远无人接听的手机,水管工不肯来,madame生病,一个奇怪的男人敲门,实在不能明白他要作什么;手机又摔一下,差点没有声音。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因为这洇水宣纸般的天空,水磨地上濛濛的水光,滴水下垂的宽大叶子,空气中似有若无的飘散着的灰色的忧郁,懒散,寥落的气息,天际偶尔的闷雷。就像浴室玻璃上哈着的那层水雾,映出另一个迷迷离离又熟悉至极的时空。这样的日子合该听爵士,尽管我对这种音乐一无所知。但这样的日子适合那漫不经心的调子,有几下琴键不经意敲在心上,更多的飘散在淅沥雨声中,或者是摇摆的萨克斯,呜咽的婉约或玩世,都是适合的。但我机子里只有小野丽莎,听了一会儿,有些症结的缘故,依旧喜欢不起来。红茶是顶适合下雨天的,想象英伦的下午,灰色的伦敦,但一道浅色细花窗帘后,白色维多利亚式家具上摆着滚金细边的骨瓷杯碟,红茶冒着热气。格雷伯爵有佛手柑的味道,说不出是清冽还是馥郁,总之个性分明,捧在手里很是惬意。因为英国人和雨天的等号,百无聊赖的找一本爱玛来看,还有什么比奥斯汀的微讽机智和英国乡绅的家常事儿更宜于打发这湿漉漉的时光呢?但中译本还是涩滞了,原文多么的流利呀,充满英语的轻盈、妥帖的妙处,领略那么丁点都是舒服的,可以会心一笑。无怪这碎碎的小女子得与莎翁,乔叟,狄更斯等等隆重的名字共享英国文学的赫赫盛名。说起英国女作家,其实我更喜欢的是艾米丽勃朗特的激烈极端,但呼啸山庄是适合冬天的小说,只恨没有熊熊的壁炉可供围坐。最近又慕名去看伍尔芙,关于她的电影‘The hours’,可巧当日在中文网上就见有人发达洛维夫人,冥冥中似有天意。但今天读不了伍尔芙,意识的跳跃太费精神,奥斯丁的娓娓道来才是合宜,也可以随时丢开——是了,就是因为这可丢开手的不负责任,一点也没有做学问似的认真压迫。果然,翻了几章就丢下了,一点也没有愧疚,也不必惦记什么时候再捡回来。

    午睡起,天晴了一会儿。等水烧开的时候,站在檐下眺望墙与阳台间一片洗净的青空,云的速度很快,又低,滚滚如潮涌来,顷刻就掩了碧色。舟发西岱岛那副名画中,巴黎的云也是这般。雨停的歇息,清冷寂静,热水烧开的翻腾声,忽然一声嗤响,一只苍蝇撞在紫外线灯的铁丝网上跌了下去,冒出一股白烟。晚上出门买被小猪夸赞的曲奇,提着过长的裤子在汪水的路上拖沓,却碰了一路的壁。看不进电影,南京太沉重,centre车站(那两个字给屏蔽了-_______-||||||)不美型,广岛之恋太晦涩,无所事事,敲这片不知所谓的东西,窗外雨声又骤,零零朗朗敲打着,竟似是冰雹了。十一点了,这一日如所料的一事无成而不觉可耻。夜了,晚安,我自己。
    分享到:

    评论

  • 这种时候听爵士的话,嗯,COOL会好一些,或者听听闲散又不失大雅的巴乐好了,小野丽莎倒委实不适合这样的天气,我总觉得BOSSA NOVA最配"每日家情思睡昏昏"的春日午后.下次我来挑给你吧,保管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