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逃避 遗容

    2006-04-25

    那天摆说,她对于blog这种形势具有先天性的厌恶,就好像被推出去表演一样,不知道要写什么。

    深以为然。

    有很多次,觉得憋了一腔话要说,打开网页,在框子里敲几个字就哽住了,失语。就只好退出,或者泛泛的敷衍几句,不痛不痒,fuir。

    莫名其妙,不是心底最真实的东西,要写出来干什么,我还没死呢,用不着自己给自己粉饰遗容。但又缺乏裸奔的勇气,哪怕在网上。所谓社会化的人,也就是说,落在了蜘蛛网里,被丝密密牵连,不过有气无力的弹弹腿而已。

    就算躲到一个全然陌生的角落,那又怎么样,神经病似的唱一出独角戏,0和1的无限矩阵里谁的眼睛在窥视,谁知道谁是一条狗。

    所以这些已经是阉割过的了,浪费网络资源。

  • [荐]some softwares

    2006-04-17
    之前,明确一下推荐的几大原则。
    1,free
    2,open
    3,small
    4,simple
    5,powerful
    6,beauty
    7,clean

    浏览器:firefox
    除了现阶段内存占据过高问题及有些页面IE ONLY外,FIREFOX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和扩展性能。开放,强大,美观(主题丰富),便捷。以至于让我一夜间弃用素来力挺的MAXTHON。尽管现阶段的MAXTHON仍具备易用亲切合成等强大功能,但老用户如我都不得不承认,就前景而言,FIREFOX无与伦比。
    推荐扩展:ADBLOCK,SCRAPBOOK,SAGE,WEB DEVELOPER,TAB MIX,ALL IN ONE GESTURE
    问题:与紫光不兼容,黑线,只得拣回ABC。


    邮件客户端:FOXMAIL(现阶段)
    FOXMAIL上榜的理由不是别的,只有一条就足够——它支持GMAIL。

    GMAIL插件:GMAILSTORE
    突破附件限制,支持TAG。一句话,它把GMAIL变成2G的高速网络硬盘,没有任何限制。

    资源管理器:TOTAL COMMANDER
    强烈推荐。让愚蠢的单窗口模式去死吧,效率万岁。

    音乐播放:FOOBAR
    玩FOOBAR就是玩插件,不然不如用WINDOWS MEDIA 10。低资源消耗,简洁明快,扩展性优良。如今是FOOBAR2000 0.9版本,居然还没出WMA插件。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坚定的FOOBARER身份。

    媒体播放:暴风影音(MPC)
    自从我知道MPC系列后,万恶的REALPLAY和奇丑无比的豪杰就应该清楚,它们永远没有机会在我的电脑上出现了。一句话,一招鲜,吃遍天。

    图像浏览:IRFAN VIEW + PICASA
    有了这个组合,忍痛舍弃ACD SEE的时候到了。IRFAN是1M以下的袖珍性强大图像浏览软件,启动速度之快让人咋舌,适合单张浏览处理。PICASA乃是GOOGLE出品,简直是品质保障,界面华丽优雅,在图片的管理与幻灯浏览方面可以把资源管理器模式的ACD SEE比到爪洼国去。且两者都有不错的图片处理功能,配合使用是最佳选择。
    当然,ACDSEE3.2美化版本依然值得推荐,是历代中最出色的一版。

    解压缩:7-ZIP
    体积小,干净,支持一切常见压缩文档。虽然不能制作RAR,但它能制作更小的ZIP文档,难道还怕不能通用不成?其实真正的推荐理由是,它的右键菜单比花里胡哨的WINRAR干净太多。

    文本编辑:EMEDITOR
    强烈推荐。NOTEPAD一样的大小和资源占用,比NOTEPAD强大一万倍。支持宏,万能语言编辑器,多窗口……

    PDF阅读:FOXIT READER
    没什么可说的,把笨重的ACROBAT忘记吧,如果有能够选取PDF文本的FOXIT……

    杀毒软件:卡巴司基
    号称杀毒软件中的“西毒”,强悍简单,让神经质的巨无霸诺顿见鬼去吧。









  • 近来的日子活得像一只鬼。

    黑着眼圈坐在电脑面前,成日成夜,觉得要死过去了就爬上去睡十个钟头恢复元气,黑白颠倒已经是过时的事情,规律是什么,狗P。

    已经有一个多月,感觉自己忽然丧失了正常的感情功能,只是麻木,一味的麻木。似乎应该高兴,似乎应该难过,似乎感情只是一种常识,但没有触动,好像隔着毛玻璃,就像加缪的局外人。木然的就这样,就这样,人不会明天就死去,太阳一样会升起来。

    这种行尸走肉的状态已经足够让我恐惧,但不能阻止我过着类似自杀的生活,麻木不仁的把最后的自由生活无所谓了的放弃掉,全世界最奢侈的挥霍莫过于此。

    方才点开一个文档,福柯的疯癫与文明,刚好讲到忧郁症和焦躁。但那文学性的黑色胆汁体质对于我而言显然太纤细优雅了,我只是断了一根必须的弦,无限的give up,罗马即将攻下迦太基的城,末日前的症状我哪样也不缺,不知道现在拿把刀戳一下,流出来的还是不是血,但我知道八成是痛觉也没的了。

    赞美上帝我现在还有权处置发配我自己,城邦沦亡后,也许我得学着活着像条狗。

  • 这两天,沉迷于web2.0那种拼装的乐趣,到处找好的seed订阅,玩插件,wiki,豆瓣,无所不用其极的折腾,把电脑里能自设的玩意儿几乎都整改了一遍,blog也更换了。正对着俯拾可取的新鲜资讯自鸣得意时,却冷不防被萨义德一语惊醒。

    “今天的人已经不再阅读文字的真正意义,而是经常被互联网上和大众媒介上获得的零碎知识分散了注意力。”

    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读完一本书。电脑里下了一堆想看的书,却永远比不上书页间的三味。link与link间的跳转很容易满足我无限大的好奇心,同时是浮光掠影,浮浅,焦躁与快餐式的阅读态度。互联网可提供的太多,我忙着去占据,却不可能消化全部,只是头脑发昏的click&download,沉潜于一本书内细品的心境一去不复返,竟然却还沾沾自喜,多么可悲。

  • 决定搬家了

    2006-04-12
    就这里吧。清爽简单的地方。问题是。。搬家程序什么时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