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29

    看新闻不意得知,西安的城墙坍塌了一段,自南门到文昌门,约30米。再熟悉不过的一段,碑林,书院门,以及无数次在603上层悠悠而过的南门,那深邃高敞的门洞,常予我一种历史的浪漫幻觉:如果闭上眼,再睁开,展现的能不能是时空彼端的大唐盛世?御街纵马,京畿烟柳。

    我时常会想到西安。还称不上回忆,我还不需要从记忆的缝隙里搜寻这座城市,我只是想到,就如同在漫漫的宁静长夜里独坐时不由忘怀了身在何处,如同我还不曾离开。那种时空错乱的恍惚,犹如一条从流飘荡的光河,烟一样渺渺而暝。

    是的,我时常想到西安。在甚嚣尘上的滚滚车流中,在玻璃与水泥的现代之城中,甚至家乡的江南秀色,水乡葱茏,都让我想到西安,那座颜色沉黯的都城,想起铁路两岸苍浑的黄土原,那涸竭的河床,裸露着野兽白牙一般的磷磷白石,想到我在长安清朗的黄昏举目可见的秦岭山脉。我无时无刻不在不自觉的比较,比较我生养的故土和这座四年寓居的废都,比较南和北,比较现代和历史,就如比较轻与重。

    轻与重。

    昆德拉枚举出的一组对立。如作者云,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最为充实的象征,负担越沉,我们的生活也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切和实在。就如轻捷乃是为卡尔维诺称赞的美,我却只能叹服他的精巧和聪明,更合我意的,始终是苏俄小说卑微的苦涩和沉重。这一些,拙的,沉淀的,巨大的,本质的东西。西安厚重的方城仿佛历史拓在现代的一方古印,褪色的朱钤依然有昔年的自持,大巧不工,大音希声,无需参天高楼的点缀依然迫人仰视,这种从容的风范与威仪。

    写到这里,已经失掉了原来的思路,也不知道如何去收理,只觉得贫乏和空泛。在这一组中,显然我的苍白是微不足道的轻,于是在一座根基深重的城前只有失语。又或者一时兴起的走笔为轻,四年尚未检阅的感知为重。我绕不过它,也写不了它,西安已经横亘在我的生命里,沉沉地坠落到底,我必然要在一生中无数次的回望这座遥远灰色的城,就如我们的民族也永远在回望西安,回望长安,回望光华夺目的古代和前路。我知道,它将永远在。

  • 冠军

    2006-07-10

    http://images.china.cn/images1/200607/345383.jpg

    2006年7月9日柏林,意大利加冕四星。

    FORZA ITALIA

  • 这个夜晚无以言表,这个夜晚无人入睡,这个夜晚将被我终身铭记。

    这么多年,意大利是我两年一度的牵挂和眼泪,但今晚,伟大的意大利,能成为你的球迷,azzurri的追随者,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一场对攻,破釜沉舟的加时,谁敢说意大利人踢得是保守和丑陋的足球!!面对世界的嘲笑与质疑,意大利人用沉默和足球给了最好的回击!!我们将去柏林,我们剑指冠军,意大利足球在赎罪中浴火重生!!

    此时此刻还需要什么理智,把压抑了八年的呐喊爆发出来吧,伟大的格罗索,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伟大的斑马王子皮耶罗,此刻我可以大声说最爱是你。伟大的里皮,他有上四前锋的伟大勇气,意大利万岁!!!!!!!!!!!

  • 嗓子很痛,因为喊过了头。黄建翔疯了,我也疯了,格罗索,伟大的格罗索,背负着意大利所有的光荣与历史,期望与未来,单枪匹马闯进禁区,点球。

    点球!

    所有人都疯狂的尖叫,只有狼王,碧绿的双眼沉静坚毅,球划过完美的弧,死角!

    能够做一支球队的球迷,是多么幸福。能够为她欢呼到声音嘶哑,能够为她屏住呼吸,能够为她喜极而泣。

    黄建翔的解说:这一刻,他代表了意大利足球的传统,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意大利,你永不会一个人战斗。

    mms://nv.sina.com.cn/sports/2006/06/27940887.wma

    我要把这段音频当手机铃声,意大利万岁!!

  • http://cimg.163.com/sport/0406/28/651.jpg

    http://img1.tianyablog.com/photo/2006/6/23/1725431_5699628.jpg

    http://img1.tianyablog.com/photo/2006/6/23/1725456_5699628.jpg

    PAVEL NEDVED,今晚只是落幕,在太多人心中,你永不会离开。A

  • 无题

    2006-06-07

    http://blog.donews.com/images/blog_donews_com/keepwalking/86223/r_wd.jpg

    对于INTERNET阉割成为CHINANET的中国特色行为,对于GREAT FIREWALL对广大人民无微不至的保护,这就是我们最衷心的谢意,还望笑纳。

  • aller,en Alger

    2006-05-28
    签完卖身契后在电话里狂笑,这实在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历经半年多,无数考量和比较,等待或寻觅,种种种种,其实到最后只用了半小时不到,几乎没有经过考虑就轻率的把人生的方向弄了个大拐弯,简直是一出黑色幽默。草率也好勇气也好,我一贯习惯于依赖这种突发性的冲动和直觉,好吧,就这样,我从来就不是活在计划里的人,这一次不过是传统。
  • FORZA JUV

    2006-05-15

    http://www.xiangjun.com.cn/bbs/UploadFile/2006-5/200651423039886.jpg

    无论荣辱忧患我将与你同在,无论风雨、贫贱,无论你走到何方,我将与你同在,共同欢笑,共同流泪,一切都与你共享。JUVENTUS,I DO,FOR EVER.

  • 无题

    2006-05-10
    37分,听见鸟鸣。远处师大的图书馆就像咸阳原上的陵寝。
  • 无题

    2006-05-10
    我睁着眼睛无法看见天正渐渐亮起来,每一次回头却可以。
  • 无题

    2006-05-10
    其实看着天不可避免的一点点亮起来和看着自己不可避免的一点点死掉是一码子事。
  • 无题

    2006-05-10
    2006年5月10日5点21分,大气浓暗颜色已经稀薄,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
  • a missing minute

    2006-05-10

    2006年5月10日凌晨5点12分,在我的视觉和windows的时钟都没有差错的情况下,五点十分这一分钟从未出现便以从我的手里溜走。悼念无缘无故丧失的我的一部分生命,这些无数的missing的minute就是日后我坟头上的土。阿门。

  • 无题

    2006-05-10
    2006年5月10日凌晨5点零9分,西安的天还没有亮,我又将把一夜坐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