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夜,为谁歌

    2011-02-10

    一天困顿,万象生灭,天意不属,焉知非福。

    晚安,我自己。

  • 病隙碎笔

    2011-01-16

    人一旦有些小病小痛,身心残破之余便百样的敏感起来。在医院诊室弥散着咳嗽与病菌的怏怏空气中,望着一个好的不得了的冬日阳光一点点流金样的逝去。吊点滴的手总归是冷,坐得百般不适意,书也看不进几页。想着别人不管多老,多孤寒,总是有人陪来的呢。只有我,一壁事情都自己做,牙疼成这样,耽搁的卫生工作还是要做,饭还是一个人烧来吃。如此这般越发自怜起来,这样大一个城市,有了些病痛愁郁竟真的无处去说,便又落入一片茫茫灰海的荒凉。

     

    说是病,牙疼似乎又不是正经的疾病。前一日疼得嗯嗯唉唉,迷糊着哄自己睡下好逃过痛觉敲打,谁知起来脸就肿得可笑,抽象的很,方知漫画不是夸张。年前史铁生去了,报章上零星读到几篇悼念,想起以前读过的我与地坛,印象不深,只觉得是难得真挚的笔力。他一生病榻缠绵,笑言正经工作是生病,写作只是业余,其实然也,不是病将人拽回这个脱不得的壳子强迫面对,心还不知道野在外面想什么咧。

  • 忽而一年

    2011-01-11

    上一次过来竟然是近一年前呢。总得有个地方可以让人回来呀。

     

  • 在地铁里,在枕边,在琐碎苍白的生活鳞屑中,最后在最难得不过的一个逃闲的下午,我读完了黑塞的纳尔齐斯与哥尔蒙德。干净挺括的书因被塞在大包里,常日与满满当当又不可或缺的杂物为伍而卷毛了边缘,一副绿色水彩画的腰封也几乎磨损了,现在它被翻过最后一页,安安静静的躺在几本杂志上,封面微微翘起一角,这种陈旧的状态让我心中涌起一种奇妙的满足与幸福感。这一刻的闲暇奢侈不过,自黄昏到夜幕四阖,在咖啡馆的一角窝在沙发里读完它真是再好不过了,好像走完一段美妙的旅程时依依惜别,暖暖的灯,咖啡,独自珍藏的回味空间,从碌碌中被释放的心,都来得恰到好处,而不是在仓皇行色中匆匆吞咽下黑塞美优美至极的句子。怎么还会去向往一台冰冷的电子产品去取代书卷在手上的感觉呢,一本书的陪伴不是无可替代的吗?书页间流逝和交换的不都是最隐秘的絮语吗?书本不是像哥尔德蒙那样具有丰沛的灵性,多情而敏感之至的造物吗?

  • 栀子花白兰花

    2009-09-21

    忙得过头,终于反映在身体上,然后由皮相入心智,变得乖戾敏感,仿佛谁都欠我百万美金,效尤阮籍对人肆无忌惮的大加白眼,脾气坏得有理且清醒,疲惫得任由它发泄,懒得control。

    大好周日又要出门,心中之恨不须言表,出黄陂南路地铁口,一味冷着脸冲冲冲,看到递单子的搞促销的更是一阵风似的无视而过,上扶梯前貌似有个干巴老太太点头 如舂米的,佝偻了的身子压根在视线水平范围以下,自然也是黑脸走过,却在眼角余光瞥见点点娇嫩颜色,惊讶了的在电梯上回过头去,原来她托着的是一盆子玉露 似的栀子花白兰花,在那么黑沉沉阴森森的地铁口,柔柔软软地托在一个老太太干枯的手里,幽幽淡淡的香着,真是触目。

    我石头似的又冷又硬,愤世嫉俗的心好像忽然被一滴冷露渗透。不起眼的花儿,我竟不知道它的花期这样长,有悠长柔韧的芬芳。电梯再往上,我就回头傻看着,有强烈的回头跑下去的冲动。直到现在我还在后悔,为何没有折回去买一枝小小的、娇柔的白兰花。

  • 据说——又千真万确的,我出生时候是不哭的。医生急了,赶着拍打几下,不哭照旧。照说这样的小孩是没用的,放在万恶旧社会就是浸水桶的宿命。事实上,医生也暗示了这点,然而我母亲三十得女,不肯放弃。无奈下医生只好拿盐水输液,婴儿血管细,一针扎在脑门上,这之后才作啼声。

    我试图回顾二十六年前那个暑热漫长的下午,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木槿荣。这个下午是我一切的起点,我却毫无记忆,只能想象燠热的暑气在地面袅袅蒸腾,中国海岸线上最东的东方,小城北面还没修葺的明朝海墙外,东海万顷金黄跳波,一个不肯哭的小孩阴差阳错的降生。

    早上出门前,和受了我26年折磨的人说,虽然是伪劣产品,但26年了,退货也迟了啊。

  • 融暖犹绿

    2009-04-23

    ­ ­ ­

    ­ ­

     

     

    ­ ­ ­ ­ ­ ­ ­

  • 欣欣向荣

    2009-04-23

    在我的心境规律性的往下down,这个博客荒芜已久的同时,四月初播下的花种正欣欣向荣。我殷勤的伺候它们,心里可得一时的宁静和希望。

    最好能变成一株植物,安静沉潜,枝叶舒展,任它东西南北风。

  • 要偷懒,西红柿鸡蛋面是很便利的了,切很多的葱花在蛋液里,就觉得满足。西红柿要开水烫过,才好剥皮炒得沙软。成熟的果实表皮光洁紧绷,汁液充沛,像一颗饱满的心脏。不过生吃还是不大习惯。

    忽然想起小时候我是不喜欢吃西红柿的,也不喜欢苹果。幼儿园有给小朋友的午后水果,经常会发西红柿之类,发到我手里的往往是又青又黄小小的一个,通常还很硬。我很高兴,因为讨厌吃这个,拿最小的觉得没有负担。

    问题是,为什么现在还会记得呢?

  • free again

    2008-06-10
    to be myself once more
  • chet Baker

    2008-04-22
    这也是菜推荐一听的。我向来仰赖菜同学的推荐,大概我们的精神波段大有一致之故。jazz我是彻底的门外汉,只是听着很“close”,像舒缓寂寞的水流,缓缓流进灵魂。我猜菜说evans大神听着会纠结,或者就是这种渗透力吧。

    塞着耳机散漫的听,不知不觉的很怅然,有什么东西在胸中慢慢膨胀,却又是空空落落。

    所以,菜,我被你害得纠结啦,推荐我Cowboy那样的!
  • 傅雷和徐志摩

    2008-04-18
    原来,傅雷和徐志摩是住在一个弄堂里的。11和19号,刚好一个在西,一个在东,可惜不是同时期的。若不是门前的大理石匾,完全就泯然市井。翻译家的阳台依旧是老式样,像六十年代宾馆常见的屏风。诗人家则一溜晾满了衣裤,只有一盆胭脂般的海棠,在栅栏后吐艳。据说徐志摩陆小曼结婚,租下这处住所,月费百余大洋。想象中陆小曼烟视媚行,是缕金锦缎拖鞋勾在蔻丹脚趾上摇摇欲坠的人物,不过在徐陆林三人公案中,倒更倾向陆小曼一些。林的生活做足姿态,好像一生都在顾影而舞,不若陆的率性自然。

    ps,路过一古玩或老家具门面,扶手椅织锦垫上端然卧着好大一只三色波斯猫,毛极好,眼珠子浑圆碧青。很想进去瞧瞧,但这一地段的店都贵得高不可攀,还是却步了。
  • 无题

    2008-04-17
    从城市地底到达地面,要经过一段长且陡峭的电梯。机械缓慢运作,一成不变,直至重见天日。
    每天,两次纵穿这个城市的地底,午后一杯咖啡,八小时半把自己出租给一个职业,夹裹在人流中,一天又一天。
    也有愉快的事情。比如说在晚饭的时候去逛街。周边是老上海的精髓所在,很能逛出味道。比如卢湾区图书馆。白色雅致的三层小楼,黑色铸铁门,更喜有植物扶疏的小院,曲径通幽,一见便无限的欢喜。阅览室很静也很小,气氛绝佳,是理想的读书地方。大图书馆包罗万象,有高山仰止的压迫感,又好容易心猿意马,还是这里适宜读书怡情。
    手头上卡已经借了4本了,只有一本的空额。顺便逛了逛,竟看到本金枝。又大喜。
    回转路上,路过永嘉花市,买了5支郁郁挺拔的水竹,又挑了个打折的大口玻璃花瓶,抱着回去。花市里潮润的植物味道,真好。
    生命里还有书和植物,还有美丽的老房子,幸好幸甚。
  • 拉面与鹅肝

    2008-04-04
    我发誓,如果知道一小时后有一顿意大利大餐等着我,还是在金茂56层,杀了我也不会去河南小馆子吃一碗拉面。为什么今天都是这般——河南馆子的兰州拉面,意大利餐厅的肥鹅肝。奇异。

    金茂56层进去是震撼性的视觉效果:新月形空间之上是挑高整整28层的中庭,每一层环形灯光折射,倾泻而下的光瀑如时光隧道之壮观迷离。包厢靠窗,可惜对的不是黄浦江,VIEW打了折扣。

    至于菜色,面包很不错,抹烘烤的蒜,风味独特——非洲回来后就很少吃到好的面包了,马可波罗有名的核桃魔棒除了料给的多一无是处,可颂坊的硬得可以打人。汤就是番茄沙司加罗勒叶子吧,欣赏不来。通心粉弹性可以,是白酱,cheese现削,味道满足的,问题是我装了一肚子兰州拉面的胃开始“攘夷”。牛排saignant的一塌糊涂,血出胡啦,直接放弃。真正的美味是鹅肝,鹅肝呀——从乱马里就被教育过的至高美食。每人一小块,煎得丰腴不焦,由服务生小哥夹到碟子里,搭不知名的香草叶子。切下一片品尝,我这个吃不来内脏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鹅肝之盛名得来非虚,细腻肥腴,是无上的口感。然而我居然拿茅台去搭鹅肝,有点后悔拒绝了红酒。剩下的菜里,烤芦笋讨好些,但一根一根叉到盘子里切段吃,不如老妈做的咸菜毛豆炒芦笋爽利得多了。郁闷的是甜点没上,请客的主儿们就等不及了,恨啊,这是意大利餐厅,指不定上来是提拉米苏呢!有钱了撑着摆谱看风景来这里不错,吃饭就soso,蹭饭则欢迎。
  • “星星们,遮住你们的光。别让光明看到我深沉而黑暗的欲望”。

    ——麦克白

     

    我一直倾向这类角色,他们为野心的暗火烧灼,耳边时刻回荡着墨菲斯特的蛊惑。他们向别人躬身,掩饰眼中幽亮的闪烁。麦克白,于连,波罗米尔,罗严塔尔,俱是如此。他们啜饮人性中欲望酝酿的猩红毒酒,毁灭,并自毁。

    回顾一下,数目还真不少

    “叛逆是英雄的特权” ——罗严塔尔《银河英雄传说》

    那张图已经找不到了,一名气质阴冷俊美的男模,黑发,冷漠的嘴角,倚在锦缎的扶手椅上,目光如鹰。整幅画面为墨绿的色调,隐含张力。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罗严塔尔,孤傲的猛禽,甚而不屑于辩解。因剑而生,因剑而亡。田中的标题一向如此必杀。

     

    Boromir《魔戒》

    Boromir躺着,握着他的剑,碎裂的号角在他身边。小舟渐渐漂远,落下瀑布……又在Faramir的悲伤的注视中在冷雾弥散的河面上滑过。

    他忆起那个振臂一呼诺者众的兄长,一直仰视的兄长,真正的刚铎之子,胜于那位被称为王却逃避的Aragon。一个真正的“人”,勇冠三军,豪迈豁达,骄傲自负,有血有肉。诱惑他的不是魔戒,而是人性。因为挣扎而壮美的毁灭。

     

    于连 《红与黑》

    于连该有多么苍白啊,他那两只闪闪发亮的黑眼珠在如此苍白敏感的一张脸上,该是怎样一种异样的火焰,总像要将自己烧尽了一般。这颗头颅滚落尘埃,仍担得起额上火热的吻。

     

    麦克白 《麦克白》

    倾尽七海,也难洗清我手上的鲜血。

    其实我更喜欢蜘蛛巢城,黑泽明根据麦克白拍摄的电影。 暗哑的笛声归于一声响板,不过一个潦草的终字。关于欲望的咏叹却,从无终结。

     

    慕容复 《天龙八部》

    天龙的最终,王语嫣与段誉回首望去,“但见慕容复在土坟上面南而坐,口中兀自喃喃不休。”一部轰轰烈烈的天龙,由萧峰自尽和阿紫惊心动魄的一跃至于最巅峰,而后归于慕容,读后寒意顿生,苍凉无限。这个土坟,倒暗合了妙玉最推崇的“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我一直喜欢慕容复,并从不讳言这种喜欢。未出场前,这个人物被一扬再扬,如云端飞鹤,谁不怀想南慕容的绝代风姿,只可惜这层铺垫只是一场虚空,捧得高是为了踩得切,慕容复不幸为炮灰,端的是命薄如纸,心比天高又如何,不过是为做萧段二人脚底的泥,一低再低,终至不堪。

    慕容复毁于野心不如说命运。被作者抛弃,却始终是我怀念、想象中固执又绝望,遗世独立的青衫公子。

    附,王怜花 《武林外传》

    王怜花比慕容复飞扬跳脱的太多,他是惊才绝艳的红,游戏诗词如行云流水。我也喜爱这个角色,只是王怜花并不绝望,他不为野心的火焰烧灼,所以不会无可挽回。

     

    还有许多啊,北辰元凰,帝释天, 拉尔夫,西泽尔……请叫我野心控- -